首页 > 庆祝建党100周年

刘实通与陕南抗捐第一军

发布日期:2021-10-28 08:47:22




洛南县景村镇车塬村村民刘发庆的家里,珍藏着一个箱子,箱子里面有一本烈士证明书,写着:“刘实通同志在第二次革命战争中牺牲,评定为烈士。特发此证,以资褒扬。”
  和烈士证放在一起的,还有一本《洛南县民政局关于报送刘实通追认革命烈士补充材料的函》,里面有刘实通从红枪会首领到抗捐司令的牺牲经过、原红二十五军军长程子华给洛南民政局的信等证明材料,还有《鄂豫陕革命根据地英烈传》、洛南党史专题资料集《红军在洛南》、《洛南英烈》3本书。这些资料已经非常陈旧,有的甚至破损不堪,但透过发黄的纸片,烈士刘实通的英雄事迹清晰地呈现在世人面前,让我们不由得肃然起敬。
  已经70多岁的刘发庆,听到我前来了解烈士刘实通的故事,双手颤抖,心情激动,长时间沉浸在对祖父的追忆中——
  1934年末,中国共产党鄂豫皖省委率领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五军斩关夺隘,横扫鄂豫两省,于12月8日通过豫陕交界的洛南铁锁关,进入陕西境内。12月28日,红二十五军手枪团奇袭洛南县景村镇,全歼洛南县保安团的一个中队,缴枪50多支;29日,在景村镇车塬村宣布成立陕南抗捐第一军,任命当地红枪会首领刘实通为司令,宋兴国任政治委员,武术教练岳新明为副司令,红枪会成员100多人加入抗捐第一军。红二十五军手枪团二分队留下来,紧密配合抗捐第一军,准备在商洛开展游击战争,创建革命根据地。
  刘实通,乳名江海,原名重秀,商县白杨店古路峪人。由于家境贫寒,他只在私塾读了4个月书,12岁起跟着拳师学武,实通是师父给他取的法名。长大后,刘实通在家租种地主的田地,由于长期遭受地主的压榨和土匪的骚扰,他悲愤地离开家乡,来到洛南县景村镇张河小秦峪安家。生活上的颠沛流离和地主的压榨剥削,使他对反动势力深恶痛绝。
  1927年,刘实通投奔在洛南县三要司驻扎整训的国民二军第八方面军新编第三旅许权中旅(工农红军),在洛南进行革命活动,开始了他的戎马生涯。半年后,在参加渭华起义时,因部队被敌人冲散,他回到了洛南景村。
  在许旅的半年时间里,刘实通与其说是当兵,不如说是上了共产党办的“启蒙学校”。在那里,他秘密地听到“共产党”“革命”这些新鲜的词儿,亲眼看到红军打土豪、分田地的火热场景,弄清了只有共产党才是穷人的救星,思想境界得到了提高。从此,在他的心灵深处,燃烧起了革命的火种。
  于是,他与在武功上小有名气的古城中医岳新明商量后,联络穷苦弟兄龙万善、张志强、姜云山等,在大河面、湘子楼、景村一带组织了千余人的红枪会,打土匪、拒民团、抗捐税、除恶霸,一时闹得天翻地覆,土匪恶霸闻风丧胆。他们的斗争,震慑了反动派,但也引起了国民党反动派的高度警觉,1932年,红枪会在反动派的联合进攻下失败了。刘实通不得不躲藏在景村镇鹿池川一带,寻找复出的机会。他昼伏夜出,联络当地一些有进步思想的热血青年,鼓励他们继续斗争,让革命的火种四处燎原。
  当红二十五军进入洛南境内,刘实通、岳新明就去投奔红军。他们在蔡川找到红二十五军,跟随红军到了商县、山阳等地,受到了政委吴焕先的热情接待。刘实通向吴政委诉说了地方苛捐杂税多如牛毛、穷苦百姓深受其害和自己组织红枪会抗捐多次失败的苦衷,要求带领红枪会成员参加红军。吴政委给他们指明了只有拿起枪杆子才能推翻反动统治,只有参加红军跟共产党走,才能翻身解放的革命道理,并让他们动员贫苦农民,组织力量,拉起队伍,参加红军。
  刘实通和岳新明回到景村后,以红枪会为基础,以小秦峪为联络点,首先和张志强、龙万善、姜云山等红枪会骨干商定了组织动员贫苦农民参加红军的办法,然后分头奔走,秘密动员,并向青年教唱《红军战歌》《穷人恨土匪》《穷人怨》等歌曲,宣传红军主张,以唤醒民众,起来推翻反动统治。
  1934年12月28日,红二十五军打下景村镇后,进入蟒岭山中。晚上,吴焕先开始酝酿一个重大的决策:把刘、岳的原班人马重新组织起来,成立革命武装,发动群众,开辟商洛地方工作,为苏区的诞生创造先决条件。他把刘实通、岳新明介绍给特委同志,决定成立抗捐第一军,刘实通任司令,宋兴国任政治委员,岳新明任副司令;同时抽调手枪团二分队(30余名战士)作为抗捐第一军的骨干一起行动。
  第二天(1934年12月29日),商洛特委在车塬村召开大会,宣布抗捐第一军成立。会上,刘实通望着一排排荷枪实弹的抗捐战士和赶来看稀奇的群众,他的心在剧烈地跳动,真挚动情的话语,撞击着每个人的心扉:“今天是民国二十三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是我们抗捐第一军成立的日子。从今天起,我们这些山里人也要革命了,革土豪劣绅的命,革贪官污吏的命!一句话,革国民党反动派的命!”
  从当上抗捐军司令那天起,刘实通就没有睡过一次安生觉。抗捐军决定在车塬练兵,刘实通亲自动员亲友宋福善、何熊、舒江海和前红枪会的成员参军,不几天,抗捐军就扩大到300多人。他挑选机智勇敢的何熊、贺长命等,组成侦察、联络小组,及时向洛南、商州各方派出侦察人员,了解敌人的动向和布防情况,随时准备出击。
  抗捐第一军的成立,如同在土豪劣绅的心脏扎了一刀。在他们眼里,抗捐军的布告就是催命符,让他们如同丧家之犬,夹着尾巴各自逃命。
  刘实通说到做到,抗捐军所向披靡。景村街“顺兴恒”放账铺的老板、富刘村的党自有、车源村的车章娃等土豪劣绅,拱手捧出金条、元宝、大烟土等等,刘实通把土豪劣绅的财产分给了穷人,解决了抗捐军队的给养,从而扩大了红军的影响,受到了贫苦农民的欢迎。古城、景村周围的农民纷纷参加红军。
  在热火朝天的日子里,刘实通没有忘记战斗在冰天雪地里的红二十五军的将士们还穿着单衣,他亲自召集4个队长,指定专人把缴获的物资除少部分留用外,其余全部给主力红军送去。
  鄂豫陕苏区诞生的第一支群众武装——陕南抗捐第一军的革命活动,震惊了土豪劣绅、反动官府,给国民党反动派和土豪劣绅以沉重打击。1935年1月5日,抗捐第一军被洛南尤奉三保安团包围在景村东南的一个深山大庙里,刘实通立即与政委宋兴国等组织突围。为了保护红军安全突围,激战中,岳新明牺牲,抗捐战士被冲散,刘实通右腿负重伤,流血过多昏了过去。等他苏醒过来,发现深山里只有他一个人,他只能隐藏在树丛中养伤。
  从他的身体里流出的殷红的血,渗入身下的砂石里;没有流出来的,又在这个壮年汉子的胸膛里沸腾了!他要去找他的战士,去找吴政委,去找红军。
  数九寒天,又下着鹅毛大雪,刘实通以顽强的毅力,忍受着疼痛、寒冷和饥饿。他大把大把地吃着雪,拖着冻坏了的伤腿,经过两天两夜连爬带滚,翻过西大山,于1月8日晚到达景村镇油泉老虎圈穷朋友熊用富(小名虎娃)家。熊用富把他藏在暗洞里,请医生为他治伤时,不幸被敌人发现。镇联保主任带着民团到熊家搜查,没有找到刘实通,便把熊家父子拉到板桥关押。后熊家以136块大洋把人赎回。刘实通为了不再使熊家受累,让熊用富把他送到舍子庙一个朋友家里。这家人把他藏在双墙里,不久又被敌人发觉,多次去搜查。这家人又让拐沟一个朋友把刘实通接走,藏在地窖里。敌人再次发觉后,把这个人拉走,把其妻子的胳膊打坏,但他们依然没有透露刘实通躲藏的地方。
  刘实通为了不再牵连别人,叫人把他转移到山中一个看野猪的草庵子里隐藏。敌人知道他转移到山里后,立即封山断路,不让群众送饭,他以雪和苞谷花充饥。伤口恶化后,他自己忍痛挤脓,撕衣包扎。在深山老林里,刘实通艰难地度过了十多天。
  刘实通在群众中隐藏的20多天里,一直惦念着红军和抗捐军战士,他多次叫人寻找他们的去向,并向看望他的群众讲述革命道理,鼓励大家不要被临时的困难所吓倒,要团结起来共同对敌,坚信红军一定会取得胜利。
  在惨绝人寰的白色恐怖中,敌人肆意杀害抗捐军战士和家属,刘实通悲愤至极。他得知副司令岳新明和红军干部张勤在突围中牺牲,一队队长龙万善、二队队长张志强和战士何熊、张改明、舒江海等已经被敌人残杀后,立即叫人找来联络员贺忠财,让他尽快想办法告诉在家隐藏的抗捐军干部、战士不要在家等敌人捕杀,要保存力量,尽快去商南、洛南、商县交界地区寻找主力红军。
  数九寒天,呵气成雾,滴水成冰。刘实通在高山上顽强地坚持着,直到生命的最后一息。
  敌人一定要找到抗捐军的头号人物,刘实通隐藏的地方最终还是被敌人发现了。1935年1月27日,镇南乡民团团长祝三义带领民团包围了草庵,抓到了刘实通,对他进行严刑拷打。刘实通视死如归,痛斥敌人:“这不算你们的胜利,而是你们走向坟墓的开始。共产党领导的部队、陕南的革命人民是杀不绝的,他们会替我们报仇雪恨,你们要从我的身上捞到什么,不过是痴心妄想……”敌人恼羞成怒,就在茅草庵前把他杀害了。遇害时,刘实通46岁。
  陕南抗捐第一军从1934年12月29日正式成立,到1935年1月5日,仅仅8天时间,虽被十倍于自己的敌人所打散,抗捐军正、副司令员和几十名指战员壮烈牺牲,但它在陕南革命史上,却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在纪念建党100周年之际,寻找英雄的足迹,聆听英雄的故事,我们心潮澎湃,感慨万千。历史的云烟虽然已经消散,但英雄的故事还留在人间。刘实通、岳新明等一批洛南本土的烈士为陕南的解放事业作出了巨大贡献,他们的英雄事迹天地可鉴,人民不会忘记,历史不会忘记。